何以解愁?唯有吃肉

【蔺靖】千年等一回

党太!我宣你!!!文超级契合!!开心的旋转跳跃!阁主的身材缠着琰琰,好怕琰琰窒息´_>`

党的女儿:

送给 @鸡丝拌豆腐 太太《新白娘子传奇》的一个售后段子w


视频走这里:http://doufujun550.lofter.com/post/1d85c381_11b12281


远不如视频好吃还求不嫌弃(x


 @楼诚影视文化公司 感谢贵公司带来的精彩剪辑w好看哭~




清水。假装本篇里的蛇跟之前别的蛇没有关系(x


以下正文:


------


一、


妖,貌若人形,最会蛊惑人心,何况千年蛇妖呢。


东宫大殿,侍女小新跪在萧景琰面前大呼:“他是蛇妖!真的他是蛇妖啊!”


轰隆一声,萧景琰脑内什么东西崩塌了。


“你这是什么话!”萧景琰大声呵斥。


他不敢相信,日夜伴其左右的蔺先生,居然会是妖么!


自古有言,人妖殊途。


殊途又岂能同归?




二、


数月之前。


琅琊阁阁主蔺晨干预政事已两年有余。靖王萧景琰在其谋划之下成功夺嫡,废旧立新,东宫易主。


蔺晨掐指一算,时辰也该到了。


武英殿上,萧景琰受封太子,谢主隆恩。


“皇七子萧景琰,天资英奇,体识明允,兹,恪尊天意,俯顺舆情,谨告天地宗庙,立为皇太子。授以策宝,正位东宫。以继万年之统,以安四海之心。钦此。”


圣旨的每字每句,都烙在萧景琰心上,他深知此日来之不易。


废太子与誉王均在两年之内余党尽除,赤焰冤案昭雪有望,这一切都要托蔺先生的福。


梁帝年迈,令太子监国。萧景琰即刻拜蔺晨为客卿,为政事出谋划策。


过去两年之间,萧景琰早已对蔺晨信赖有加,托以重负。


至于爱慕之情,久而久之在二人心中生根发芽。


萧景琰还未曾言之于口,蔺晨也已心中有数。




三、


蔺晨是妖还是人?萧景琰不确定。


蔺先生确有非凡之智,说似妖好像也不为过……


当下他打算先把小新遣走,且将疑虑按下,却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有一除妖人声称有事禀报。


“叫他进来。”


“参见太子殿下。”除妖人行礼。


“听说你会降妖除魔?见我作甚?”萧景琰故作镇定。


“太子殿下怕是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秘密。”除妖人直言不讳,毫不客气。


“大胆。”萧景琰威严不可侵犯。


“殿下请恕在下无礼,东宫近来多了不少妖气。不瞒殿下,这是条千年蛇妖,先前它在金陵妙音坊附近现身被我砍伤,如今它气力虚弱,何不让我速速除之,永绝后患。”


“本宫这里没有你说的什么蛇妖。”


萧景琰口中如是说,实则心虚得很。他想起前些日子蔺晨夜闯靖王府,半臂血污,是他亲自为蔺晨包扎的伤口,受伤的时日和情状竟是与这除妖人说的不谋而合。


“太子殿下可莫要被他骗了。”除妖人似是看出了什么端倪,语重心长规劝,“自古人妖殊途,殿下可要好自为之。”


说完便离开了。




四、


萧景琰愈发生疑,侍女小新说在蔺晨休息之时偶然看见他身上有蛇鳞。


此事与除妖人方才的话,绝非空穴来风。


“我与先生,如同一人。”


萧景琰宣之于众,叫宫人莫要再听信传言。


难道,他真的是妖?


萧景琰想,孰是孰非,还需眼见为实。




五、


蔺晨傍晚方归,见萧景琰神色有恙,问道:“太子殿下怎么了?有什么心事?”


萧景琰笑:“无事,先生的伤可有好转?”


蔺晨道:“劳殿下挂心,已经无碍了。”


伤能好的这么快?萧景琰心中疑惑更深,又生一计:


“今日月色甚佳,想同先生一起饮酒赏月,如何?”


蔺晨答道:“殿下有此雅兴,小酌几杯的话,在下自然奉陪。”


一杯清酒下肚,蔺晨便觉有诈。


他神志恍惚,头晕目眩,问萧景琰:“殿下酒里可是放了什么?”


萧景琰放下酒杯,道:“雄黄。”


果不其然。


雄黄乃驱毒辟邪之物,妖物万不可近。


饮下雄黄酒的蔺晨已说不出话,人形难保,妖气乍起,粗长白蛇出于素衣之间。


原来,蔺先生果真是蛇妖所变。


头一回见如此景象,萧景琰大骇,本欲拔出腰间长剑,却念及蛇乃蔺晨所化,硬是把剑又入了鞘里。


先生,你待我如此,我又怎么舍得害你。


白蛇的蛇身盘于一处,口吐蛇信,蛇瞳一瞬不瞬地盯着萧景琰。


一人一蛇,对视良久。


萧景琰渐渐平复了呼吸,他大胆走近,伸出手去,轻轻抚摸白蛇身上鳞片:


“世人皆言人妖殊途,先生与我殊途同归,可好?”


白蛇听得懂人话,默了良久,点了点头。




六、


萧景琰未曾想过,两人初次相拥居然是这种形态。


萧景琰与白蛇同榻而卧,他试着环住蛇身,背部鳞片硬锐,硌手得很,倒是蛇腹较软,脸覆上去时有些凉,却很舒适。白蛇怕萧景琰嫌它形貌丑陋,开始不敢妄动,见萧景琰自然得很,枕着它的身子躺下。


蟒蛇缓缓蠕动,缠绕住萧景琰的腰,仿佛揽美人入怀一般。


萧景琰觉得蔺晨化作蛇形之后甚是笨拙,腰身粗长不说,还重得很,他自小习武,都搬不动这蛇。


月光照进来,映在萧景琰的睡脸上,美得诱人。


白蛇吐了吐信子,印在萧景琰的薄唇上,仿佛一个浅浅的吻。




七、


一夜之后,蔺晨恢复了人形,与萧景琰说起身世。


蔺晨道:“我原是琅琊山千年蛇妖,如今只身前来金陵,仅为报殿下救命之恩。”


“我的……救命之恩?”萧景琰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着蔺晨。


蔺晨颔首:“殿下定是不记得的,你前世途径琅琊山,救我一命,才有了蔺某今日。”


“我前世……救过一条蛇?”萧景琰云里雾里。


“正是。”蔺晨道,“我那日于洞中修炼,捕蛇人欲杀我,你将他赶走,放了我一条生路。”


“那你何不寻他去?”


“哪有这么容易,待我找到,你已经转世了。”蔺晨叹道。


萧景琰听了颇为感慨,喃喃道:“可能是今生你我有缘吧。”




八、


一日,萧景琰见蔺晨从屋檐飞下,心说这蛇妖定是又出门闲逛。


萧景琰皱眉,问道:“你上哪儿去了?”


蔺晨答:“今日城下庙会,我去逛了逛。”


萧景琰更不开心了,之前除妖人也说过是在花街柳巷遇到蔺晨,这人怕不是又去寻花问柳了吧。


“真话?”


“我自然不会骗景琰。”


心意相通之后,萧景琰发现此人皮厚了不少。


蔺晨看出萧景琰的不满,便真心诚意地坐下,一本正经地说:


“我答应过你,会陪你走到最后一日。”


萧景琰撇了撇嘴,嗔怪道:“那你还敢乱跑?”


“以后再乱跑,都带上你,”蔺晨道,“我都计划好了,我们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,住两天再绕到秦大师那儿去吃素斋,修身养性半个月……”


萧景琰见他说得头头是道,也坦然笑了。


只要能相聚,自然哪里都好。




九、


萧景琰没有料到,蔺晨先前说过要陪他,竟是这种陪法儿。


当萧景琰处理完政事回到寝殿时,烛火突然被什么人吹熄,萧景琰警觉地问了声:


“谁?”


月光融融,映着蔺晨的轮廓,他拱手道:“臣奉命来陪殿下就寝。”


萧景琰嗤笑一声,这个蛇妖,果然擅蛊惑人心呐。


见蔺晨还拜着,萧景琰大方地坐下,拍拍身旁的床榻,道:


“既然来了,还愣着干什么?”


蔺晨笑纹渐深:“遵命。”


……


衣衫尽去,唇舌相抵。


“殿下,你可要想好了。”蔺晨笑得有些忧伤,俯视着萧景琰的目光里满是怜惜,“你我二人未必会有好结果。”


“我不是先生的恩人吗?”萧景琰道,“恩人的请求是不是应该答应?”


萧景琰也没有料到自己竟会说出这样的话,跟谁学谁,脸皮居然也厚了。


蔺晨有些受宠若惊,如今景琰知我是妖,仍敬我爱我,可能是千年修来的福分吧。


他吻住萧景琰,拥着他滚烫的身体缠在一处。




似乎多年之前有人问过他:


“等一心上人,等了前世,又等今生,值得吗?”


蔺晨颇为感慨,人间千年,轮回百世,本以为俗世杂念皆可抛,却因为一个萧景琰,复又生了贪念,因妒生嗔,为情而痴,看来他此生与萧景琰的这段缘怕真是分不开了。


他回眸一笑,悠然答道:“认栽咯。”






【完】


=====


大事刚告一段落,还算顺利,我去吃点东西压压惊_(:з」∠)_


偷偷捞本:蛇妖的另一种打开方式《白蟒传》预售


可拼单→笙总裁   面飞  茶太  橙猫太太小太子 & 将就

评论
热度(365)

© 鸡丝拌豆腐 | Powered by LOFTER